“南海Ⅰ號”的草原之旅

  • 2020-08-11 10:13
  • 來源: 內蒙古日報

  核心提示

  一艘滿載珍品的古船,一項跨越30多年的文化遺產保護實踐,一場考古人與博物館人傾力打造的文化盛宴——“大海道—‘南海Ⅰ號’沉船與南宋海貿”展覽,來到內蒙古了!

  作為第十七屆中國·內蒙古草原文化節的重要活動之一,“大海道—‘南海Ⅰ號’沉船與南宋海貿”展覽于8月8日在內蒙古博物院正式開展,其中反映南宋海貿繁盛景象的國家珍貴文物悉數到場。本次展覽是“南海Ⅰ號”精品文物在內蒙古的首次集中亮相,展覽預計持續兩個月。

  “海上絲綢之路”兩千年來風云變換,迢迢海路舟楫往來,勝利歸來的榮光和沉沒海底的艱險并存。沉睡了800多年的“南海Ⅰ號”,載著它的故事和一身寶藏,在水草豐茂之時來到了草原。

  從大海來到草原

  “此次展覽是由內蒙古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與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共同主辦,內蒙古博物院和廣東省博物館承辦,全面展示了在廣東省發現出水的‘南海Ⅰ號’精品文物共296件(套)。此次引進為內蒙古廣大群眾近距離領略這一南宋海上貿易的精彩傳奇提供了難得的契機。”內蒙古博物院副院長、研究館員付寧介紹。

  本次展覽共分為“南宋中興”“萬貫珍品”“萬里行舟”“船沉南海”“卅載尋蹤”五個部分,系統介紹了“南海Ⅰ號”沉船所處的時代,所載貨物,船員生活,沉船的發現以及沉船考古實錄。展覽被評為第十七屆(2019年度)全國博物館十大陳列展覽精品,廣受歡迎。

  “大海道—‘南海Ⅰ號’沉船與南宋海貿”展覽能夠來到內蒙古,是各方共同努力的成果,前期工作從2019年就已經開始了。

  參與布展的內蒙古博物院工作人員陶貝卿說:“去年12月,我們就收到了展覽大綱,今年5月初開始布展,直到6月1日才布展結束。本次布展最大的難度就是我們水下考古的經驗不太豐富,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去了解。廣東省博物館、海上絲綢之路博物館等單位給予我們很大的支持,非常感謝他們派來6位工作人員幫助我們布展。”

  在布展過程中,內蒙古和廣東兩地的工作人員不斷進行溝通,陶貝卿介紹:“對方工作人員在來呼和浩特之前,提到有兩件青銅器需要陳列在恒溫恒濕柜里,但是一下飛機,他們發現這里的濕度只有百分之十二,就完全不用擔心這件事了。還有兩件特別珍貴的書稿,紙張已經很脆弱了,我們對其進行了特殊保護。正是大家的辛勤付出,才促成了‘南海Ⅰ號’與內蒙古相遇的緣分。”

  遺落的時間膠囊

  “南海Ⅰ號”的來歷幾乎家喻戶曉,1987年“南海Ⅰ號”宋代沉船被意外發現,由此開啟并見證了中國水下考古事業的征程,30多年來,考古人不斷努力,不僅將沉船整體打撈上來,還進行了精細的考古發掘,堪稱世界水下考古史上的壯舉。

  公元13世紀初,南宋王朝海貿正值繁盛之時,廣州港位于中國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線路上,是重要的節點,百年前帆影綽綽,這里見證了一條“大海道”的繁榮。一艘滿載瓷器的福船緩緩駛離泉州港,它的目的地可能是南洋,可能是印度,更有可能是遙遠的阿拉伯。

  每一次出海都面臨著巨大的風險,但其高昂的回報吸引著無數人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這條充滿傳奇的“大海道”。這只福船在行駛至今中國廣東陽江海域時不幸沉沒了,但它卻變成一顆“時間膠囊”,成為了一個大時代的縮影。

  1987年,“南海Ⅰ號”在廣東陽江海域被發現后,考古人員對船上的物品進行了清點,這一清點,就清點出了一座震驚世界的寶藏王國。2019年,“南海Ⅰ號”南宋沉船水下考古發掘項目圓滿完成,出水文物總數超過18萬件,包括各類金、銀、銅、鉛、錫等金屬器,竹木漆器,玻璃器以及人類骨骼、動植物遺存等,其中以瓷器、鐵器居多。

  經過考古工作者的探查、打撈出水的研究表明,“南海Ⅰ號”是迄今為止世界上發現年代最早、船體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遠洋貿易商船。它不僅承載了大量瓷器、金屬器、香料等擺放規整而有序的貨物,而且還可以容納近千名船員。從海底到陸地,從水下調查到異地發掘,30多年間,考古工作者逐漸揭開了這艘體量巨大、保存完整的南宋遠洋貿易商船的神秘面紗。“南海Ⅰ號”的打撈發掘是中國主動開展水下考古工作以來實施的第一個項目,其首創的沉箱法整體打撈技術,以及“整體打撈、整體發掘、整體保護、整體展示”的理念和實踐,是中國對國際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事業的重要啟示和獨特貢獻。

  一帶一路的見證

  “南海Ⅰ號”是見證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沉船之一,它向當代人展示南宋時期海上絲綢之路的繁榮,也展現出古人在器物創造、造船技術、海上行舟等方面的智慧。

  據內蒙古博物院工作人員蔣麗楠介紹,本次展覽有三大看點:瓷器、金器和“水晶宮”。

  “南海Ⅰ號”出水瓷器匯集德化窯、磁灶窯、景德鎮、龍泉窯等宋代著名窯口的陶瓷精品。這和兩宋時廣州的貿易地位不無關系,北宋時期曾設立廣州、泉州、杭州三路市舶司,職能類似今天的海關,還開辟了3個月可往返印度洋的航線。到南宋初期,廣州市舶司的海上貿易收入位居三路之首,屬于名副其實的大型海內外商品集散地。

  “南海Ⅰ號”還發掘了眾多讓人眼前一亮的金首飾。隨“南海Ⅰ號”沉入海的金手鐲、金腰帶、金戒指等黃金首飾,被打撈起來時甚至沒有生銹。曾亮相《國家寶藏》欄目,長達1.72米的鎏金腰帶,腰帶重566 克,呈麻花狀,由四股八條金線編織而成,帶鉤呈長條形,表面飾瓔珞紋,后有方孔連接腰帶,腰帶的另一端有4個小環,方便調節松緊。有學者結合腰帶的長度、構造等信息分析,認為該腰帶為中東地區器物的樣式,腰帶主人可能是一位中東富商。

  水下考古魅力就在于未知的難度,“南海Ⅰ號”采用整體打撈方案,兩艘萬噸級的打撈船忙碌不停地作業,將一個特制的沉箱下放到水底,用于將沉船整體打撈出水。沉船掩埋在海底1米深的淤泥中,是一個長30米,寬10多米,高3到4米,連帶海底凝結物重達3000噸的龐然大物。“南海Ⅰ號”的發現和打撈,其意義不僅在于找到了一船數以萬計的稀世珍寶本身,它還蘊藏著超乎想象的信息和非同尋常的學術價值。

  正是這樣的水下考古奇跡,吸引了眾多慕名而來的參觀者。前來觀展的市民伊學飛說:“今天終于圓了一個夢,見到了大名鼎鼎的‘南海Ⅰ號’,展品中有很多值得一看的文物,其中有一個大罐中裝有很多小物件,有罐子、碟子、碗等多種器型,讓人印象深刻。”

  讓展覽永不落幕

  為加強蒙粵兩地文化和旅游交流合作,在“一帶一路”倡議積極推進的時代背景下,內蒙古博物院和廣東省博物館結合各自的地域文化特色,分別遴選“契丹印象——遼代文物精品展”和“大海道—‘南海Ⅰ號’沉船與南宋海貿”展覽進行此次文化交流合作。

  “內蒙古和廣東分別位于祖國北疆和南海之濱,均擁有別具特色的豐富文物資源,在我國古代東西方文化交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兩地互補性強,具有廣闊的合作發展前景。希望通過這次文物展覽交流合作,蒙粵兩地有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互動,合力推進文化遺產傳承保護、增強文化自信,進而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發展。” 廣東省文旅廳黨組書記、廳長汪一洋說。

  據了解,本次“大海道—‘南海Ⅰ號’沉船與南宋海貿”展覽是由廣東省博物館講解員進行現場講解,同時線上播出錄制視頻,觀眾可以在線上進行參觀。展覽開幕式在視頻網站上同步進行直播。

  展覽期間,內蒙古博物院還將舉辦線上教育活動“福船破浪行萬里”。在微信公眾號“內蒙古博物院社會教育”上介紹水下考古發現“南海Ⅰ號”和南宋時期的海上貿易,展示“南海Ⅰ號”船型——福船,視頻演示福船模型制作。

  為了給觀眾帶來更好的觀展體驗,特邀復旦大學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南海Ⅰ號”沉船的發掘者魏峻到展廳錄制《沉舟出滄海——“南海Ⅰ號”的考古故事》講座,講述文物背后的故事,觀眾還可以在展廳掃描二維碼了解精品文物信息。

  “‘南海Ⅰ號’跨越千山萬水來到草原,不僅為我們展現了南宋時期繁榮的海貿,聯動內蒙古博物院《大遼契丹》與《天驕蒙古》陳列中的遼代金銀器、集寧路出土瓷器,使我們對中國遼、宋、元時期的草原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有更加立體的認識。希望借此展覽,讓觀眾領略悠久的歷史,關注當下的‘一帶一路’建設,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筑牢文化根基,提供精神滋養。”付寧說。(徐躍 王磊)

分享:

責任編輯:楊騰格爾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52445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