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之窗”變身記

  • 2018-04-29 19:25
  •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呼和浩特4月29日電(記者達日罕)“我跟老公做邊貿十七年,每年都來滿洲里很多次。今年我們想在這兒買個房子,要不到旺季游客多,酒店住宿會很貴。”

  說這話的維拉,是地地道道的俄羅斯赤塔市人。原本在家鄉經營旅游公司的她,因為看中了滿洲里的發展潛力,便從俄羅斯來到這兒。2001年,她和老公開始從事邊貿生意。十幾年的經營,讓他們在滿洲里扎了根,同時也愛上了這個中國的邊境小城。

  “在我家那邊,有很多跟我一樣的人,把歐洲各地的商品從俄羅斯帶到滿洲里來賣。”維拉說,“這些年有些朋友來滿洲里玩,就愛上了這個地方,發現做邊貿能賺錢,就加入了。”

  內蒙古邊境小城滿洲里,在建國初期整個城市的定位,就是口岸運輸與外事工作,包括物資的運輸和對外交往。而“東亞之窗”的美譽,則是在改革開放后,隨著大量像維拉夫婦這樣的俄羅斯背包客逐步增加后,才得來的。

  滿洲里本地的一間小型商貿公司,每年都會接待上百位像維拉夫婦這樣的背包客。而這樣的公司,一年的進貨量就接近三百噸。對他們來說,巨大吸引力來自中國不斷開放帶來的巨大貿易需求。

  1988年,滿洲里被國家設立為經濟體制改革開放試驗區后,這座城市的“變身之路”正式開始。對于這條“變身之路”,滿洲里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會長王鐵樵感觸頗深。

  “最初,那是咱們背著包去俄羅斯,各種大包小包。后來俄羅斯人也帶著東西來,主要是因為有免稅政策。”王鐵樵說,“貨主雇人,用免稅的名額運貨,賣貨的人來滿洲里出完貨,就在滿洲里消費,再帶些東西回俄羅斯去。雙方邊貿和游客不斷增加促進了滿洲里的轉型發展。”

  滿洲里作為我國連接歐洲的天然通道,東依大興安嶺、南瀕呼倫湖、西臨蒙古國、北接俄羅斯,這座城市便像一塊巨大的磁石,不斷吸引著國內外從事邊境貿易的客商和游人。

  1992年,國務院批準滿洲里為首批沿邊開放城市,并設立唯一跨國界的國家級開發區--滿洲里中俄互市貿易區,讓滿洲里對外開放的格局進一步提升。擁有國際鐵路口岸、國際公路口岸和國際航空口岸,又增加了國際貿易、邊民貿易、出口加工、倉儲物流等服務項目,“東亞之窗”的名號便愈加響亮。

  “1988年后,滿洲里城市建設開始飛速發展。最初整個城市都是低矮的平房,很少有高樓,大街上都沒幾個人,人口也很少。后來外國人來了,各省的外貿單位、客商都來辦貿易公司、辦事處。這個城市突然大街小巷都塞滿了人,所以軟硬件各方面條件都跟不上了。”王鐵樵回憶道。

  “食宿難,沒住處。政府就動員大家,有條件的單位,辦公室、圖書館都支上床,臨街的家庭改造成家庭旅館,結果還是接待不過來。”王鐵樵笑著說。

  隨著開放的腳步不斷擴大,滿洲里城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城市建設日新月異,歐式風格的高樓替代了低矮的平房;中外客商和游人遍布大街小巷,商貿、食宿等服務業功能發達;公路、鐵路、航空口岸設施完善,人流量和過貨量節節攀升,進出口總值也不斷提升。2017年,滿洲里海關進出口總值達到376.1億元人民幣。

  “改革開放后,口岸的運量有一個跨越式的提升。滿洲里站的站場設備包括后方通道能力也都得到了巨大的釋放。以前最低的時候,貨運量只有7萬噸。去年,我們進口完成了1478萬噸,出口完成了260萬噸,運輸收入完成了30.6億元。”滿洲里火車站黨委書記姜洪偉說,“這些年來,口岸的國際形象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現,站在國境線上,你就能看到這種城市建設的巨大的變化。包括對國際旅客的服務,現在也不像過去那么單一,都是一種多樣化的、溫馨的服務。”

  不久前,滿洲里被國家設立為首批邊境旅游試驗區,這座依托鐵路而興建的小城,城市規劃的中心便是車站。原本為鐵路運輸服務的小城,因為進出口貿易的發展而繁榮起來。融合了中俄蒙三國風格的城市建設,如今吸引了大量的國內、國際游客。邊境旅游的繁榮,又為小城帶來了新的發展方向。

  “現在中俄雙方海關過貨效率很高,在中國掙錢要容易些。馬上到旺季了,我希望新政策可以帶來更多的游客,這樣商品的需求又會增加,我得抓緊把庫房整理好,再進些貨。”維拉說完,扛起背包又走進了庫房深處。

分享:

責任編輯:郝芳芳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31122766517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