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經濟”催生內容付費春天?

  • 2020-04-13 11:26
  • 來源: 北京日報

  大學生陳舞雩(筆名)沒想到,在疫情帶來的超長假期里,他靠著在知乎上發表文章,月入四萬余元,創下了他內容付費分成的紀錄。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困住了市民外出的腳步,不少線下實體商家遭受重創。宅在家中的人們不得不將注意力轉向線上,不少線上經濟迎來爆發式增長,這其中也包括內容付費。作為一名駐站作者,陳舞雩在這股風潮中感受了一把內容付費的春天。

  網上碼字打發宅居時光

  還在上大學的陳舞雩創作始于一次讀書筆記。“我讀書有個習慣,就是習慣寫下一些讀書筆記、讀后感,感覺只有這樣讀完的書才不會忘。”兩年前,陳舞雩重讀《論語》,并寫下一篇篇讀書隨筆。在他筆下,嚴肅板正的歷史變得鮮活生動起來,孔子成了一個接地氣兒的老頭,徒弟顏回則被稱為“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寫了之后覺得放著也是放著,不如發到網上,還能大家一起討論。”陳舞雩把隨筆發到網上,其詼諧幽默的筆觸一下子收獲了大批關注,還有編輯聯系他要把隨筆出版。由此,陳舞雩開啟了自己的網上碼字之路。

  陳舞雩獨特的文風漸漸在知乎上收獲一批讀者,并成為知乎鹽選專欄作家。今年2月,疫情突發讓放寒假的他困在了西安老家。“學校延遲開學,我幾乎足不出戶,創作也成了困在家里的一項打發時間的事。”陳舞雩說。

  漫長的宅居生活里,他會利用深夜里的“矯情”時刻,寫一寫李叔同“一壺濁酒盡余歡”的悵然故事;也會抓住一時的玩笑心思調侃杜甫是一個“一副苦瓜臉、整日憂國憂民的矬男”;還會跟大多數人一樣有些憤怒地質問:“蝙蝠明明已經盡力長得面目可憎,你還要吃它是想要飛么?”

  但宅的時間長了,陳舞雩也會跟所有人一樣,感到煩躁、無趣、靈感枯竭。“我覺得我都寫不出好的東西來了,一些約稿也被我推掉了。”他無奈地說。

  盡管覺得宅在家的自己越來越寫不出東西了,但2月份知乎內容付費的分成卻著實讓陳舞雩有些吃驚。“四萬多塊,是我在網上碼字收入最多的一個月,大概大家都在家太無聊了吧。”

  對于未來會不會專職在網上創作,陳舞雩還有些拿不定主意。大學他學的經濟類專業,跟文學八竿子打不著。“以后創作可能也是兼職吧,因為還是覺得收入沒那么穩定。”

  內容付費分羹“疫情流量”

  3月份,知乎崩了兩次,成為微博上的熱搜話題。

  疫情期間,崩了的不止知乎,視頻類應用里的芒果TV、愛奇藝,遠程辦公類的阿里釘釘、企業微信等都曾因大批用戶涌入而崩潰。從線下被迫轉戰線上的大把流量,為不少行業催生新機遇,這其中也包括知識類內容付費。

  作為探索知識類內容付費的主力平臺之一,知乎最近亮出了一份成績單,截至今年2月底,知乎付費用戶數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4倍多。

  疫情期間,盡管知乎未披露相關內容付費增長數據,但記者從多位知乎作者處獲悉,內容付費收入分成均有較大增長。“這個漫長假期成了自主學習的好時機,對外語學習、文學經典、科普讀物的熱情又回來了。”一位單身白領表示,各平臺的付費學習內容品類豐富,選擇空間非常大,讓居家的日子變得充實。

  知識類內容平臺也在這波“疫情流量”中全力拉新。其中,喜馬拉雅聯合多家媒體上線了“抗肺炎”專題頁面,包含疫情資訊、防護科普、播客心聲、兒童防護等。蜻蜓FM則設立“戰疫情”專區,包括疫情動態、科普等,并且聯合好大夫等平臺開啟了在線義診。

  疫情過后能否守住戰果?

  近年來,知識類內容付費已孕育出了一些成熟的類型包括問答、專欄、平臺、報告等,用戶選擇的范圍越來越廣。根據艾媒咨詢數據,中國知識付費的市場規模從2015年的15.9億元已經增長到2019年的278億元。據其預測,2020年這一數字將達到392億元,2021年更是會躍升至675億元。而由于此次疫情突發,不少業內人士預估今年知識類內容付費市場規模將更早突破400億元。

  然而,隨著目前疫情逐步好轉,線下的報復性消費已初露頭角,知識類內容付費吸引到的關注目光能否繼續停駐?

  “目前來看,知識付費是一個體量較大、前景廣闊的市場。”在行業分析師孫兆平看來,疫情期間被吸引的消費群體,可能延續為內容付費的習慣,也可能因為對實際收獲不滿而放棄。因此,要做大知識類內容付費這塊“蛋糕”,還需要創造出高質量的精品,拓寬服務領域,對內容進行深耕細分。而且要緊跟用戶需求變化,做到內容質量硬、服務體驗好、使用效率高,行業持續發展才更有保障。(記者 趙語涵)

  原標題:疫情期間在家碼字月入四萬元 “宅經濟”催生內容付費春天?

分享:

責任編輯:石毅 李國棟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25847622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